• 河南一矿企收33张罚单仍违法排污 有基层官员站台 2019-03-16
  • 好像经济问题翻遍所有的图书馆都找不出答案,原来经济关系就在《论十大关系》数千个言辞中。 2019-03-16
  • “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”在京举行 2019-03-14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3-01
  • 行摄最美乡村丹巴“美人谷”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2-26
  • 福建36选7中奖结果 > 我的传奇岁月 > 第1456章:遇到点意外

    福建体彩网36选7开奖:第1456章:遇到点意外

    福建36选7中奖结果 www.qegf.net 推荐阅读:误惹妖孽王爷:废材逆天四小姐、网王之王子后宫、超级兵王、我的老婆是双胞胎、?;ǖ奶砀呤?/a>、无相仙诀、神藏、邪王追妻:废材逆天小姐

    武林中文网 福建36选7中奖结果 www.qegf.net,最快更新我的传奇岁月最新章节!

        当我们几个知道结果的时候,所有人都不敢相信,开始我们以为只是简单的打架,在派出所管个几天也就放出来了,但是当时的我们太天真。

        而宇哥加入的那个帮会的老大这时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反正就是没管宇哥。宇哥进了监狱,他本可以把我们全都说出来然后减轻自己的罪行,但是他没有,因为他是我们的哥哥。他用自己最美好的十年青春来替我们赎罪,我觉得这就是男人,顶天立地的男人,天塌下来也会顶起来的男人。

        宇哥临走之前,见我们的最后一面反复叮嘱我们以后不要打架了,再出了事没人真帮你。宇哥还是那副风情云淡的样子,所有人都哭了,就只有他笑着说:“十年后,我出来,还是你们哥哥!”

        宇哥进去之后,我们多少次想要探监都不让我们进去,即使是宇哥的父亲也没见到过宇哥,两年后突然有人告诉我们宇哥在牢里自杀了!

        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太突然了,傻子斗知道这是魏天杀了宇哥,他们肯定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宇哥,然后面对魏天家里的能量我们这些普通家庭是那样的无能为力。

        我们想给宇哥报仇,就开始天天的堵魏天,但是从那以后魏天也消失了,我们再也没过那个人。

        元元找到了他爸爸,他爸爸也开始托关系,但是最后还是没打听出来宇哥到底怎么死的,我们的一起犯下的错,责任却全都由他一个人承担,甚至付出了自己生命。

        那个时候我们才初中。我们却经历了我们不该经历的东西,我们看见了这个社会的残酷,我们知道了即使你打架再厉害也会跪在钱上面。中国的刑法很完善也很神圣,但是终究执法的还是人不是神,有些东西在钱与权的面前,显得是那般苍白可笑。

        一个年轻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,宇哥是单亲家庭,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母亲,而宇哥那年过半百的老父亲甚至连自己儿子的尸体都没见到,听到自己儿子死了的那一刻,刚强了一辈子的东北汉子哭了!

        宇哥的父亲想过上诉,想为自己的孩子找回公道,但是残忍的社会告诉他,不可能!

        我躲在被窝里看着我们几个的照片,那是我们唯一一张合照,我们笑的那么开心,宇哥还是那么帅气。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,有没有爱欺负,我真的好像见见他,我的哥哥—程宇。

        看着看着我哭了,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,这个晚上我做了很多很多的梦,都是关于我们初中的,有开心又难过,有吵闹有争执……

        “有什么发现没有?”

        凌晨五点,苦苦寻找了我们快一晚上的斌子站在一个小区门口对着电话喊道。

        “斌哥,附近全是居民楼,实在太不好找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挨个小区给我找,不好找也得给我找着!”斌子挂断了电话,望着眼前的小区不知道想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斌哥,前边有个院子有点可疑……”这时候一个男子跑了过来,气喘吁吁的对着斌子喊道。

        “走,过去看看!”

        “今个老百姓,我是真高兴,我是真兴高……”杨松拎着几盒快餐,一个人走在马路上,心情看上去非常不错。

        “斌哥,你看这个人,手里拿了那么多盒饭,肯定不是自己吃的,应该是给别人送饭!”躲在墙角后的一个男子对着旁边的斌子分析道。

        找了一晚上可算是有点头绪了,斌子听完瞬间来了精神。

        “这么晚还送饭,小心点跟住他……”斌子摸了摸自己的光头,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有些兴奋的说到。

        而此时杨松还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,依旧欢快的哼唱着歌曲,迈着轻松的步伐往我们这边走来。

        第24章谁敢动

        “醒醒吧,都几点了还不起来?”杨松拎着几盒盒饭晃晃悠悠的从院子里安眠走了进来,看见我们我还在睡大觉,推了我一把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几点了???”我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都五点了呗,看你们给我这屋祸害的,早知道就不应该带你们回来!”杨松看着满地的烟头和矿泉水瓶子皱着眉头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才他妈五点你喊我干啥!”我扭过头准备接着睡觉。

        我这刚闭上眼睛,杨松就用手捅了捅我,然后直勾勾的盯着我看。

        “你看啥呢啊,我脸上有仙人掌??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们这到底是咋回事???弄的神神秘秘的?”杨松一脸好奇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说多了全是眼泪,讲多了全是故事啊,不说了,把你那个盒饭给我尝尝?!蔽彝蝗豢醇钏墒掷锏暮蟹股焓止蝗?。

        “不行,你不告诉我咋回事我就不给你盒饭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你等我吃完有力气的再跟你讲行不行?”我哀求到。

        “说啥呢,大早上就吵吵把火的?!绷跞鹫馐焙蛞残蚜?,一脸不乐意的看着我。

        刘瑞刚说完,就看见杨松手里的盒饭了,然后就像那猫见到老鼠一样腾的一下就像杨松扑了过去,把杨松按在了床上。

        “你要干啥……我可是男的我告诉你……”杨松被刘瑞按在床上战战兢兢的说道,用一种害怕的小眼神看着刘瑞。

        “把你的盒饭给我……”刘瑞咽了一口吐沫一副饥渴难耐的样子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给?!毖钏晌战羰种械暮蟹辜岫ㄋ档?。

        “不给我抢了???”

        “那也不给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叶子,看啥热闹呢,抢啊?!绷跞鹨槐甙醋叛钏梢槐叱逦易偶钡暮暗?。

        我上去一把就抢过了杨松手里的盒饭,我拿过来一看,这个杨松还算有点良心,一共拿来六盒盒饭,因为他知道我们是六个人,只不过吴涛段鑫后来走了。

        “强盗,简直就是强盗?!?br />
        刘瑞看见我抢到了盒饭,就把杨松放开了,杨松怒气冲冲看着我们喊着,我们也不搭理他,我把元元还有孟亮叫醒了,我们几个就打开盒饭吃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亏我还救你们,你们就这样对我???活生生的就是现实版的农夫与狼!”杨松看见我们把盒饭打开吃了起来一脸心疼的冲我们喊道。

        “大哥,那是农夫与蛇吧!”元元一边吃一边忍不住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别管是啥,反正你们就不是啥好人,我现在就是引狼入室,一会我就出去举报你们,让那群人给你抓走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行啦,一会我们吃完把钱给你不就得了?!泵狭潦翟诓幌胩飧鲅钏赡?,不耐烦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二十一盒,你们一共吃了四盒,给我八十?!币惶揭?,杨松马上就笑了,伸出手来向我们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啥盒饭这么贵???五星大厨做的???”刘瑞一听到这个价格和我当初的反应一模一样,嘴里叼着半块鸡肉惊讶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还真猜对了,真是五星大厨做的?!蔽业懔说阃坊卮鸬?。

        “赶紧给我钱!”杨松这次没有接着墨迹伸手就是要钱。

        孟亮从床底下把军刺捡了起来,杨松看见孟亮那军刺立马往后退了几步,哆哆嗦嗦的问道:“我告诉你啊,我小时候在武当山练过武术,而且我在幼儿园还获得过自由搏击小组赛第二名,你别以为你拿那个那破玩意我就怕你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幼儿园自由搏击小组赛是个啥概念?”元元听完杨松的话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们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应该就是一堆小孩打架吧……”刘瑞想了想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还是个第二名……”我也有点无语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怕啥啊,我现在手里没钱,这个是我花二百买的,你看看能不能先拿它抵账???”孟亮晃了晃手里的军刺对杨松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要那玩意干啥,我拿回去切菜啊,不行就得给现钱?!毖钏梢豢疵狭猎床皇窍胪彼?,就立马放心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那没钱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咋地,你们吃霸王餐是不是?”杨松瞪着眼睛喊道。

        “吃霸王餐咋地?给你军刺你还不要?!泵狭镣崃送崮源ψ潘档?。

        “哼,强盗,就是强盗!”说完杨松就生气的坐在了床边自己也拿起一盒盒饭吃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话你可说对了,他就是个强盗,昨天还从我手里抢走一百钱呢?!绷跞鹗掷斫庋钏上衷诘男那?。

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屋子的门突然被踹开了,从外面走进了五六个人,打头的正是那个斌子。

        “好久不见啊!”斌子进来后发现我们果然在这里,心情非常不错的冲我们打起了招呼。

        “草尼玛,你谁啊,怎么上来就踹我家门!”杨松这时候还不明白怎么回事,站起来指着斌子的鼻子骂道。

        斌子一把拽过杨松,双手紧紧的勒住杨松的脖子,收齐了刚才的笑容恶狠狠的看着杨松说到:“小B崽子,你他妈在骂我一句!”

        “咳咳……艹……你……妈……”由于脖子被斌子勒住吗,杨松满脸通红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是三个字。

        当时我还觉得有些惊讶,没想到这个杨松竟然这么有骨气,还敢接着骂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”

        斌子听完冷笑一声,从怀中拿出了一把刀,二话没说就准备往杨松的肚子上捅去。

        “等一下,这件事跟他没关,你有啥冲我们来!”我看见斌子要捅杨松,上去一把抓住斌子的手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冲你们来啊,那也行!”斌子笑了笑,收起了手中的刀,但是右手依旧死死的掐着杨松的脖子。

        “知道我为啥找你们吧?!北笞游实?。

        “知道……”我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跟我走吧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草拟吗,我跟你拼了!”

        就在我跟斌子说话的时候,孟亮突然捡起地上的军刺,向斌子冲了过来。但是斌子反应非???,一个侧身就让孟亮扑了个空。

        “你劝你们老实点,要不我就掐死他!”斌子缓了缓身子,掐着杨松的手一使劲,杨松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紫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跟你走,你把他放了!”我看着杨松痛苦的样子,有些着急的喊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!这就对了,把他们几个给我绑上带走……”斌子听完我的话大笑了起来,然后回头冲着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人喊了一嗓子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他吗看看你们谁敢动!”

        就在那群人拿着绳子准备将我们绑起来的时候,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,并且越来越近。

        第25章一声枪响

        “好像有人!”一个男子回头看向外面,突然喊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唰!”

        手电筒的光芒从外面里照耀出来,一个身姿挺拔,穿着一身沾满油脂衣服的老头,腰间挂着酒壶,皱眉走了进来。

        他头发已经花白,双腿穿着军绿色吊腿裤站门前,脸颊充满褶皱且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斌子。

        “爸……救我!”杨松看见老头后大声的喊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这是要干啥?”老头扫着眼前的众人,沉吟一下后,随即声若洪钟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老皮鞋头子,你谁???跟你有啥关系?”斌子抻着脖子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他妈手里掐的是我儿子,你现在是在我家,你说跟我有啥关系!”老头嘴角抽动干脆利索回答道。

        斌子一愣,松开了掐着杨松的手,他们今天就是奔着我们来的,此时斌子不想多生事故,所以笑了笑看着老人说道:“大爷,我们今天来你这就是找几个人,有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??!”

        “人在我家,碰上了就不能不管,人留下,你们走吧!”杨松他爸嘴角抽动,语气爽朗的摆了摆手。

        “你都JB多大岁数了?你管个JB管,别他妈跟着瞎掺和,滚犊子!”另外一个青年迈步走到杨松父亲身前,伸手就要推上一把!

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    杨松他父亲左手宛若钳子一般抓住青年手腕,随即往下一掰,指着他的鼻子问道:“你家没父母???你这么跟我说话!”

        “老皮鞋头子,你松开我!”青年疼的龇牙咧嘴,嗷嗷喊着。

        “人留下!赶紧滚!”杨松父亲皱眉推开青年,随即抬头冲斌子喊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艹你妈……!”青年恼羞成怒,抡拳头就要打。

        “啪!”

        杨松父亲以同样的姿势,同样的手法,再次抓住了青年的手腕,随即紧跟着一个大嘴巴子抽下去,声音浑厚的问道:“小兔崽子,你也算是个混社会的!你大哥就这么教你??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个B养的,你有完没完,你要干啥?”斌子这个时候也来气了,迈步就往前走,晃了晃手中的刀问道:“岁数大了,脑袋不好使了是吗?认识这是啥吗?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!”杨松父亲一声不吭。

        “把他也整走,回去谈,快点的!”斌子烦躁的呵斥了一下众人。

        “呼啦啦!”

        七八个人,瞬间围了上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你这么大岁数了扯这个干啥!”

        “快点走,艹你妈的,别让我拽你!”

        这些人走到杨松父亲面前拿起绳子然后一边往下薅着,一边催促着。

        “松开我!”

        “松个JB??!”

        “嘎嘣!”

        杨松父亲回手一拳怼在了说话这个青年的脖子上,他一个趔趄就往后退。

        “艹你妈,干他!”

        青年退后两步,直接大喊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杨松他父亲转身跑进了里屋,出来的时候手上躲了一把老掉牙的*!

        由于原来政府管理不严格,在东北农村这样的*还是比较常见的,小时候我家里就有两把,但是都是大人们打猎用的,后来政府管得严了大部分猎枪也都被收走了,没想到今天在杨松家竟然又看到了这种猎枪。

    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!”

        “老B养的,你还敢玩枪!”斌子再次拿出了刀。

        “再说一遍,人留下,你们给我滚犊子!”杨松的父亲咬牙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滚你能咋地?”

        “我能整死你!”杨松的父亲嗓门一如既往的有穿透力。

        “你吹牛B……!”

        “亢!”

        一声枪响,枪火乍现,拉的老长!

        “噗咚!”

        枪响以后,斌子直接倒地!

        斌子身后的那群人,一下子就都惊呆了,直勾勾的看着杨松的父亲,就连我们也没想到他竟然敢真的开枪!

        巨大的枪声震的我耳朵嗡嗡发响,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见开枪打人,我本来以为杨松他爸拿枪只是为了吓唬吓唬斌子他们,没想到竟然真的开枪了。

        无论是从杨松他爸熟练的开枪动作还是冷静的表情上,我都能感觉到这不是他第一次开枪!

        “就你们他妈这帮,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,我他妈除暴安良的时候,你们过门槛还卡着篮子呢!换我年轻二十岁,单手都干你们!”

        “还不赶紧滚!”杨松的父亲瞪着虎目,声音极为震耳。

        众人反应过来后,连忙抬起躺在地上大腿冒血,撕心裂肺的喊着的斌子,仓皇而逃!

        “爸!”杨松看见人走后,流着眼泪走到老头面前,轻声的喊了一嘴。

        “啪”

        “没出息的玩意,赶紧都给我弄走!”

        杨松他爸一个嘴巴甩在了杨松的脸上,然后转身指了指我们,冷哼了一句离开了屋子。

        杨松直勾勾的站在原地,双眼含着泪花,目送着自己的父亲一步一步的离开了院子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走吧……别一会他们又找过来……”杨松用袖子擦了擦眼泪,一边给我们解开绳子一边说到。

        “哥们,不好意思啊,给你带来了这么*烦……”我望着杨松脸上那清晰可见的手掌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。

        “没事,我爸就是那个脾气……”杨松楞了一下,看着我回道。

        “替我谢谢你父亲……”我拍了拍杨松的肩膀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毕竟是我们给他家带来了这么多麻烦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,赶上了不能不管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等我们没事了,回来好好谢谢你爸……”刘瑞活动了一下被绳子勒的发紫的手腕,也十分真诚的对杨松说到。

        “大哥,你可别来啦,拉倒吧,碰见你们几个就没有好事,这辈子我都不想见你们,我刚才差不点没被掐死,你们可别来了,我求你们了……”。杨松一听刘瑞的话,立马激动了起来,唾沫横飞的对着我们咆哮道。

        看见杨松这个样子,我就放心了,说明他已经从刚才的事情中缓了过来,并没有真的生气。

        “额……你这么说就有点伤感情了……”刘瑞擦了擦脸上的口水,有些尴尬的说到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,我都快被掐死了,你们不赔我点医药费精神损失费啥的??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这属于见义勇为,要钱就降低档次了不是,现在都提倡精神鼓励,过两天我给你送面锦旗过来,你看行不……”刘瑞一边说着一边冲我们叽咕眼睛。

        我跟孟亮还有元元看见刘瑞的眼神立马明白了过来,悄悄的往门口挪去。

        “见义勇为就不给……艹……咋他妈没人了!”杨松一抬头,发现我们几个早就跑出屋子。

        “艹,这帮白眼狼要点医药费都不给,白他妈救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杨松追到门外,发现我们几个已经没影了,跺着脚骂道。

        第26章到底是谁

        我们几个从杨松家跑出来后,简单的研究了一下,发现我们现在家不能回,学校更不能回,没办法只能暂时去龙哥的麻将馆躲一躲。

    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        “龙哥,开门??!”

        现在才七点多,龙哥还没有睡醒,我们一边敲门一边冲屋里喊着。

        “别他妈敲了,这才几点啊,没开门呢!”龙哥以为是过来打麻将的麻友,迷迷糊糊的对我们喊道。

        “龙哥是我们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龙哥听见我是我们,才十分不情愿的从被窝里面爬出来,打开了门。

        “大早上的过来干啥???”龙哥披上了一件外套,打着哈欠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有人要抓我们,没办法就跑你这来躲躲?!泵狭磷酱脖呒虻サ幕卮鸬?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这一天咋还净惹祸,老实点不行啊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树欲静而风不止??!”刘瑞这个时候宛如一位诗人一样,悲伤的感叹道。

        “滚犊子……说人话……”龙哥踹了刘瑞一脚骂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能不能别老跟我动手……四十多岁的人了,能不能稳重一点,我动手打一顿好??!”刘瑞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一边,斜着眼睛说到。

        “你信不信我整死你?”龙哥恶狠狠的看着刘瑞说到。

        “粗鄙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魏家别墅里面

        魏天拿着手巾擦着湿漉漉的脑袋,就在这时,魏天的电话响起,他扫了一眼接起來问道:“咋样了,人找着没?斌子!”

        “还没找着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不是你们是干啥吃的???”魏天松了松领口,皱眉继续说道:“就他妈几个学生找了两天没找着,还他妈能不能继续跟我指点江山了啊,不行赶紧给我滚犊子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再给我点时间,天哥!”斌子沉默了一会低声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记得当时不是说抓住了吗,后来咋还能让人跑了呢?”魏天接着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遇见点意外……”

    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

    本站推荐:重生之都市仙尊、好想住你隔壁、特种奶爸俏老婆、妖夏、总裁爹地,妈咪9块9!、暖婚33天、随身系统:暴君,娶我、我要做阎罗、你好,King先生、费先生,借个孕

    福建36选7中奖结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武林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做梦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?;队魑皇橛阎С肿雒挝拮锊⑹詹?a href="//www.qegf.net/book_58892/" title="我的传奇岁月">我的传奇岁月最新章节。

  • 河南一矿企收33张罚单仍违法排污 有基层官员站台 2019-03-16
  • 好像经济问题翻遍所有的图书馆都找不出答案,原来经济关系就在《论十大关系》数千个言辞中。 2019-03-16
  • “首届化工行业舆论风险管理高峰论坛”在京举行 2019-03-14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3-01
  • 行摄最美乡村丹巴“美人谷”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2-26